百漪清歌

🌟 盾铁

🍬 狄沙女孩绝不服输

【盾铁】他的鱼

【人类盾X妖精铁】

【ooc慎】

【作者脑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哭唧唧】

【怎么改都不满意并且越写越崩系列哭唧唧】

【上面两行字数居然一样】

Steve在蔬菜批发市场买了一条鱼。

这条鱼不简单,它比其他所有的鱼都好看,金红色的鳞片,小小圆圆的嘴巴附近是黑色的,那让它看上去像是留着毛茸茸的小胡子。

其实Steve觉得那一圈黑色挺奇怪的,但是他又很矛盾地觉得,有点酷。

本来他出门的目的是为自己固定每周五丰盛的晚餐筹备食材,可是他看见了这条鱼,他一定舍不得吃掉它,但是他也无法催眠自己购买其他的鱼。

好吧,Steve站在鱼缸前面,手指贴着玻璃缸,把那条漂亮的鱼吸引过来,想,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里有一条这么特别的鱼,但是它不能被吃掉,它看上去像一条锦鲤。

Steve身上的零钱不多,他只能买一条鱼。

我还需要一个鱼缸,我得养它。他拎着手提袋,里面是满满的清水,和一条鱼。

每周五的惯例被打破了,那天晚上Steve只简单地吃了一盆蔬菜沙拉和两个三明治。

Steve养了一条鱼,一条他从蔬菜批发市场里买回来的,鱼。

“小家伙,你为什么会在鱼缸里。”Steve一边吹着口哨,一边小声嘀咕。

他搬一把凳子坐下,观察他的鱼。

他查了很多资料,都是有关于养鱼的,起初的步骤都很简单,他又是一个细致的人,所以都完成得特别好。

可他在鱼食上犯了难。

他网购的鱼粮一整天都没被动过一口——事实上这是Steve猜的,他也看不出来溶在水里那些味道奇怪的东西有没有被吃掉——他的鱼看上去很低落,就连Steve给它准备的,它平时最喜欢的小鹅卵石都不爱玩了,就只是恹恹地沉在角落里,艳红的大尾巴好半天才甩动一下。

Steve一度以为他的鱼就快死了。

不过还好,Steve最后终于发现,原来他的鱼不吃鱼粮,他的鱼得吃肉。

他能发现这个完全是意外。

某一天Steve从阳台里翻出一小袋子米,袋子底下漏了一个洞,白白胖胖的米粒漏出来好多。

他趴在地上捡,结果从那一堆米里看到了几条米虫。

Steve在为自己的食物感到心痛的同时默默抓住所有的小偷。

看样子这些米被遗忘了太久,那些米虫也被养得白白胖胖的。

Steve冷着脸,把它们丢进了鱼缸。

一种大仇得报的快感侵袭进他的心脏。

果然,他又低头观察他的鱼,活泼了许多,摆动着它的大尾巴,嘴张得圆圆,吃得一条没剩。

Steve满意地笑,伸出手指隔着玻璃逗它。

后来过了大概一个多月,Steve开始觉得不对劲。

他的鱼特别能吃,而且只吃肉,倒不是说Steve负担不起几百块钱的肉虫子,只是他觉得这样不行,营养太不均衡了。

本着坚持锻炼荤素搭配的健康意识,他开始强行投喂一些水草浮萍和煮熟的小米粒。

于是他的鱼开始越来越不对劲了。

原先每次他坐在鱼缸前的时候,他的鱼都会欢快地甩动尾巴游过来,小嘴一张一合地向他吐泡泡,最近却对他冷冷淡淡的,只专心玩它的小鹅卵石,当他是空气。

而这一次最诡异,它在从嘴里吐出那块小石头后,又含进去,然后浮出水面,大眼睛转来转去,用石头砸他。

用石头砸他,用石头砸了他,用石头...

Steve惊讶得全身僵硬。

这条鱼果然不简单,他躲进厨房,心脏砰砰直跳,几乎快要从喉咙里跳出来。

得到一条锦鲤,排在Steve心愿清单的第1位。

他还记得小时候去姑妈家,那个巨大的鱼缸,以及里面游动的可爱生物。

当初姑妈不让他靠近鱼缸,并严肃地警告他,Steve,你会吓到它们,会被丢小石子。

他只好远远地看着,乖巧地不去靠近。

后来姑妈一家搬去了南方,Steve就再也没见过那一缸锦鲤。

这听起来挺悲伤的,Steve成年后,曾经试图找回那些游动在记忆里的鱼,但是在几次的寻找中,那些水中的小生灵无一不是死气沉沉,全然没了身为一条锦鲤该有的样子——Steve其实不大清楚那应该是什么样子,也许就像姑妈骗他时说的——拿小石子砸他。

不疼,但是让Steve发自心底觉得圆满了。

我的鱼是世界上最好的,最漂亮的鱼,他想。

Steve回忆他的鱼,金红色鳞片,酷酷的小胡子,湿淋淋的蜜糖色大眼睛,还有...

等等?!

Steve靠坐在流理台上,双手抱胸,与门口探头探脑的人大眼瞪小眼,瞪了足足一分钟。

小胡子男人全身上下似乎都是湿漉漉的,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棕黑色的头发贴压头皮。他的目光有些躲闪,并且看上去很委屈。

那是一双非常漂亮的蜜糖色眼睛。

然后Steve听见他用越来越小的声音说:“我弄疼你了吗,对不起。”

Steve觉得自己下一秒就会窒息死亡。

小胡子男人转转眼珠,像是陷入了某种痛苦的回忆里,他沉默了一会,瘪瘪嘴,抱怨道:“你不能逼我吃那种东西,很难吃,而且我会活不下去的。”

那种东西,什么东西?!

Steve强迫自己深呼吸,随后僵硬地活动双腿,往门口走去,同时目光越过他,钉进客厅里。

很好,鱼缸碎了。

Steve花了三天时间消化接受——突然出现在自己房子里的陌生男人是他养了一个多月的锦鲤——这个消息。

这听起来十分科幻,但Steve找不到更好的解释了。

并且Tony,也就是他的鱼,不会游泳。

Steve看着沉在浴缸里的小胡子男人,又一次默默挽起袖子,把他捞出来。

“你想憋死?或者被水呛死。”

Tony的表情可以说得上是沮丧了,他在Steve怀里挣扎,胡乱地抹掉脸上的水,“鱼不会被水呛死。”

“但你现在是人。”Steve又默默地叹出一口气,把Tony拖出来,把他擦干净。

他的皮肤滑腻腻的,又嫩又有弹性。

Steve不自觉地滚动喉结,他随手抓过一件自己的T恤给Tony套上,并且制止小胡子男人剧烈的抗议和所谓的“鱼不需要穿衣服”理论。

“那你怎么从鱼变成人了,嗯?”Steve把Tony架到卧室里,扔上床,搬了把椅子坐在床边,观察他的鱼。

Tony一骨碌钻进被窝里,把被子拉高,只露出眼睛。他支支吾吾的,半天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

Steve盯着他的眼睛,一下子又想起了当初在买下他之前,金红色的鱼一副虚弱的样子,沉在混浊的脏水里,大眼睛转来转去,被他抵在玻璃缸壁的手指吸引过来,嘴巴开合,看上去紧张又焦虑。

他,在求我救他吗。

“不知道就算了。”Steve站起来关灯,迅速地也钻进被窝里,他的心突然跳得飞快,并且无法控制地整个人都在发热,停不下来。

他爱上了一条鱼吗,可真是够离奇的。

黑暗中,小胡子男人一直在动来动去,Steve强迫自己忽略身边不断传来的小呼噜,和越来越靠近的躯体。

可这根本不可能,他的床太小,没一会Tony就别别扭扭地蹭进了他怀里。

Tony的体温比常人低,两相对比,更显得Steve滚烫异常。

他有些僵硬地搂着Tony,听见空气中传来叹息。

“母亲说,当我们渐渐被爱情侵蚀,就会被族类驱逐,再也不能回到水里。”

“我想我大概明白了驱逐的含义。”

彩蛋1

“Tony,别在水里泡太久,好吗。”Steve跪坐在浴缸旁边,亲吻小胡子男人的额头和嘴唇。

“我知道,Stevie,放心。”Tony对他眨眨眼,翘起嘴角笑得得意,“其实你可以跟我一起洗。”

Steve有一瞬间的僵硬,丢下一句“穿好衣服再出来”就匆匆忙忙地离开,可他跑得再快,还是被Tony看见他通红的侧脸和脖颈。

Tony几乎要笑倒进水里。

彩蛋2

“Stevie——”Tony的脸红扑扑的,大眼睛一片迷蒙地望着他,“不行了不行了,我射不出东西了。”

Steve深深地呼吸,他的大脑像是被火点燃了,他只能更深地顶进去,一次又一次,然后低下头,反反复复地亲吻Tony,他最好的爱人。

评论(12)
热度(203)

© 百漪清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