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漪清歌

🌟 盾铁

🍬 狄沙女孩绝不服输

【盾铁】沃弥尔的天空是紫色的

【可能会有剧透】
【可能会有剧透】
【可能会有剧透】
【可能会有剧透】
【可能会有剧透】
【可能会有剧透】
【可能会有剧透】

【假如他们真的回到最开始 假如无限手套在史蒂夫手里 假如史蒂夫和托尼需要灵魂宝石 假如他们来到了沃弥尔

【想写得很虐 但是似乎失败了......

“只有灵魂,才能交换灵魂。”

沃弥尔的天空是紫色的,硕大而又绚丽的光晕在他眼前交替移动,他看见绵延万里的群山与海洋,看见尽头一片虚无,看见沸腾翻滚的无边云雾。

他站在那,就仅仅是站在那,像是被眼前的一切吸引去了全部的注意力,连日来的奔波疲惫都消失了,只剩下对所见所感的赞美与叹息。

他站在那,就只是安静地站在那,像是根本没有听见引路人说了什么,可史蒂夫只感觉他正在与那些云雾合为一体,下一秒就要消失了。

托尼终于回过头。

“怎么了亲爱的。”

他露出一个微笑,嘴角翘起可爱又放松的弧度,他的头发被风吹动,眉毛是舒展开的,眼睛微微眯起,从缝隙里溢出光来。他那副模样就好像是在询问史蒂夫午餐到底是出去吃烤肉还是就凑合一下留在大厦里叫外卖。

是的,史蒂夫正面对着一个完全松懈下来的托尼,就好像以前的日子又回来了,托尼会把自己扔进沙发里,半睁着眼睛对他笑。他们会一起度过这样的一天,在床上赖到九点半,然后史蒂夫会认命一般把早饭端到床上,但是托尼一般还没睡醒,于是他把人捞进怀里,用咬牙切齿又难掩笑意的声音说,“起床了宝贝,难道你想吃冷掉的煎蛋吗。”

小胡子男人拒绝睁开眼睛,嘴角却弯起来了,他偏过头躲开史蒂夫洒在他耳边的气息,更多时候他选择把自己的脸埋进爱人的胸口,笑声闷闷的,“拜托,美国队长永远热气腾腾。”

他们可能会去锻炼一会,虽然托尼很快就会被打趴下,但是史蒂夫永远热情高涨。他们气喘吁吁地,一起靠着拳击台的围绳喝果汁,美国队长总是要求钢铁侠别喝那么快。

下午的时光更加惬意,有时他们会出门走走,稍微地乔装打扮一下,纽约也有不那么繁华的地方,他们也许会坐在随便一个什么咖啡厅里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也许会窝进哪家电影院里看一些或无聊或有趣的电影,也许是酒吧,也许是公园,也许是体育场,也许是学校大门口便宜却味道独特的冰激凌车。

史蒂夫总是会把托尼搂进怀里,托尼也很享受这个。他们就像是一对最普通腻歪的情侣,会在冬天窝在温暖的屋子里不愿出门,也会在大雪夜里站在堆好的雪人前接吻。

如此普通平淡,而又意义非凡。

可后来那些日子就像是梦一样缓缓飘远了,史蒂夫时常感到缺失和遗憾,怀疑那些像泡沫一样美好却沉重的过去都是假的。

他们曾经怒气冲冲地对峙,向对方露出愤怒的牙齿,他们用脉冲和盾牌攻击对方,他们彼此伤害,互相折磨。

他们到底为什么浪费了这么多时间?

史蒂夫无疑是怀念的,他们的确不够了解,他们也试图交流和沟通,他们总有一天会变得更好更默契,就该是这样。

就该是这样。

“......托尼。”

史蒂夫猜自己应该发出了一点声音,他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什么表情,总之不会太好看就是了。小胡子男人转过身走向他,高高的悬崖被甩在身后。

“嗯,我在这。”

托尼走近他,拉住他的手,歪头靠上他的肩。有那么一刻,史蒂夫希望时间就此停下吧,别让他们再分开了。太阳永不将死熄灭,末日被冻结在昨天。他们不需要去思考太多,就只是紧紧抓住对方的手就好,呼吸交缠十指交扣,就像两尊雕刻好的石像,从此被掩埋进灰尘风雪里,从此快乐幸福也好,绝望错失也罢,通通与他们无关了。

史蒂夫想说,我们回去吧,总会有办法的,我们再想想其他办法,他想说话,说点什么,什么都好,嗓子却嘶哑,像是被千万把尖刀刺穿了声带,最后他只能用力把托尼拉过来,呼吸落在沃弥尔的风里,发着抖。

“你该修修你的头发和胡子了。新制服在仓库里,你知道哪个编号属于你。”托尼偏过头吻了吻他的侧脸,“别太担心我,好吗。”

托尼总是那么说,别太担心我,可每次史蒂夫都没如他的愿。

每一次。

“我还是有点放心不下幻视和旺达,这两个孩子太小了,你多教教他们。”

“......”

“看着点彼得,别让他到处乱跑。纽约的好邻居就给我乖乖待在纽约。”

“......”

“还有啊——”

“——一直没来得及说,欢迎回家,队长。”

托尼后退一步,他们的手指还扣在一起,看上去像是某种绳结。他站进风里,站在祭台边缘,笑得轻松又惬意。

可史蒂夫只觉得冷,像是一下子回到了很多很多年前,他开着飞船冲进冰层。他冷得要命,太久没有这种感觉了,似乎全身的热度都抽离剥落,汇集到指腹。

托尼,那个午夜梦回让他辗转反侧的人,那个举世无双的天才科学家,那个无比善良心思细腻又柔软的家伙,他深深爱着,珍藏着的秘密,像一只蝴蝶落在指尖,然后飘然坠落。

史蒂夫有一瞬间的茫然,他的手微微发着抖,徒劳地往前捞了一把,然而面前空无一物。他的膝盖发软,几乎要支撑不住自己。

沃弥尔的天空是紫色的。

史蒂夫从黑暗中醒来,他全身都浸在水里,星星与云雾围绕着他。

“托尼。”

他坐起来,眼睛里仍然是茫然的。

无人回应。

“......托尼?”

史蒂夫小声开口,抖着嗓子,喑哑的声音中满是不确定和小心翼翼,他环顾四周,却只有风停留在耳畔,视野所及全都是昏暗的灰色。

他握紧右手,执拗地不愿打开它。

吻落在手指的同时,泪水终于奔涌而出。

我可以拯救世界,可是我永远失去你了。

我爱你,可我也永远失去你了。

评论(11)
热度(169)

© 百漪清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