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漪清歌

🌟 盾铁

🍬 狄沙女孩绝不服输

【盾铁】上下铺之间的战争

前篇请戳我!


托尼睡得并不安稳,他死死地搂住了旁边人的胳膊,好看的眉毛纠结在一起。史蒂夫能看到他时不时地妗起鼻子,和微微张开的嘴里略显不安的舌头。


空气里都是托尼呼吸的声音。


史蒂夫不太敢挪动自己,尽管他十分想凑近过去偷一个吻,安抚处于紧张状态的恋人。所以他只能强迫自己移开视线,那双被托尼无数次赞叹过的眼睛到处乱转,试图在昏暗中分辨墙壁上的图案以转移一点注意力。


但这显然无效。半分钟后史蒂夫无声叹息,认命一般又格外虔诚地把自己所有的目光集中回来,落到一处。


他的睫毛在颤抖,史蒂夫出神地想,鼻子皱起来好可爱。


说起来,史蒂夫一直没能好好看看托尼睡着的样子。他还记得只有他们两个人留在学校的那几天,刚开始气氛真的很紧张,明明很健谈的托尼反而日常沉默不爱说话了,而他,史蒂夫承认最初他对托尼有偏见,但是只有一点,就一点点。后来他发现人前张扬洒脱的托尼斯塔克其实也会有惊慌无措的时候,精致的五官凝固在脸上,腮帮却会无意识地使力,那里的一小块肌肉于是松弛又绷紧。


顺便说,这是在史蒂夫毫无章法地啃咬托尼的嘴唇时发现的。那天是假期的最后一天,下午同宿舍的室友就陆陆续续都会回来了。


托尼开门的时候史蒂夫正坐在屋子里唯一的桌子前看书,但他并没有注意到那本书摊开的页码与他早上离开时一模一样。他只是照例走过去,走到史蒂夫身旁,用同平时面对史蒂夫时完全相同的表情——抿着嘴,视线移到旁边随便什么东西上——与强装出来的疏离镇定,要求面前这个金发大个字稍微让开一点。


没有办法,托尼想爬到上铺去,就必须要穿过属于史蒂夫的那一小片区域。


事实上,那个时候,史蒂夫大概并没有听清托尼具体说了些什么,他只是觉得心烦意乱,觉得开着的窗和外面路过的所有人都碍眼,觉得室内的温度真是高得离谱,觉得他额头上的汗几乎在爆开的瞬间蒸发不见,觉得干渴窒息,迫切需要一点滋润的甜。


他觉得被冒犯,像是被什么侵入领地了,是什么?是那只每天晚上都不容任何质疑便占据了他全部思维的猫吗。


“你介意我吻你吗。”史蒂夫听见自己说,声音是嘶哑的,藏着他自己都未曾发现却汹涌如海啸的偏爱与独占。托尼,他像是被吓到了,眼睛睁大,阳光沿着窗缝流淌进来,在那两颗漂亮的蜜糖色水晶球里汇集成奔腾的河,和一首饱含痛苦的歌。他深深地呼吸,好一会才消化史蒂夫眼神里丝毫不加掩饰的攻击性。然后他移开视线,也像是本能,后退了一小步,做出防备的姿态,耳朵尖却红得彻底,那些红色还一路蔓延下去。


他像是在思索对策,他要从这里逃出去了。史蒂夫突然冒出这样荒诞的想法,他觉得自己今天非常奇怪,但同时他也放任自己,放任自己追过去把人紧紧圈进怀里。


托尼的挣扎看上去无力得可以完全忽略不计。


之后一切都顺利得不可思议。托尼斯塔克,天才,无论走到哪里都是最耀眼的光点,交往过的男友或是女友数不胜数,永远张扬自信,永远目空一切,有时候甚至狂妄过了头,这样的一个人,此时此刻却站在史蒂夫罗杰斯圈出的禁区里,整张脸都红透了,支支吾吾地说一些旁人听不清也完全听不懂的物理学和机械工程专有名词。


托尼紧张的时候,五官会凝固在脸上,腮帮却无意识使力,那里的一小块肌肉于是不可控地松弛又绷紧。


史蒂夫缓慢而仔细地吮吻托尼的嘴唇,他的呼吸里都是独属于托尼的,香甜的味道。


陷入熟睡时夜晚总是显得无比短暂。


托尼好不容易从梦里挣扎出来,顶着乱糟糟的卷发坐起身就看见山姆看向他满是惊讶的眼神。


“托尼,你刚才背的那个,好长一串的,是啥?”

评论(9)
热度(231)

© 百漪清歌 | Powered by LOFTER